• <sup id="m0y6u"></sup>
  • | 執業道場 | 股權收購涉稅問題探析

    股權收購涉稅問題探析

    2023年11月22日

           為了應對全球性金融危機對我國經濟的影響,鼓勵企業重組兼并,提高企業市場競爭力,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于2009年4月30日印發了《關于企業重組業務企業所得稅處理若干問題的通知》(財稅〔2009〕59號,以下簡稱59號文),對符合條件的資產重組適用特殊性稅務處理。該政策實施以來,征納雙方對股權收購特殊性稅務處理方式下收購方計稅基礎的確定一直存在著爭議,鑒于重組后收購方計稅基礎確認的合理與否直接影響到國家和企業的經濟利益,影響著企業資產重組的積極性,進而影響到我國產業結構調整的步伐,特別是目前全球經濟面臨二次探底風險的背景下,有必要對該問題做進一步的探討。

           一、股權收購特殊性稅務處理規定及其理解

           59號文是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根據《企業所得稅法》和《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規定制定的,文件將企業重組的稅務處理區分不同條件,分別適用一般性稅務處理規定和特殊性稅務處理規定。

           對于一般性稅務處理規定,筆者認為股權收購的稅務處理遵循了《條例》第七十五條“企業在重組過程中,應當在交易發生時確認有關資產的轉讓所得或者損失,相關資產應當按照交易價格重新確定計稅基礎?!钡囊幎?,也就是將股權收購分解為股權轉讓和投資兩筆業務處理,確認相關資產的所得或損失。

           對于特殊性稅務處理,文件從合理商業目的、股權支付比例等5個方面規定了適用的條件,并明確了符合條件的資產重組交易各方的稅務處理。59號文第六條第二款規定:股權收購,收購企業購買的股權不低于被收購企業全部股權的75%(財稅2014年109號文調整為50%),且收購企業在該股權收購發生時的股權支付金額不低于其交易支付總額的85%,可以選擇按以下規定處理:被收購企業的股東取得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以被收購股權的原有計稅基礎確定;收購企業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以被收購股權的原有計稅基礎確定;收購企業、被收購企業的原有各項資產和債的計稅基礎和其他相關所得稅事項保持不變。

           筆者認為,以上規定體現了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基于“經濟合理”“中性”“反避稅”和“納稅必要資金”等原則方面的考慮,其目的不是給予重組交易各方一種稅收優惠,而只是從征稅的角度使企業資產重組行為“中性化”,以使各方在稅收上既未得到好處,也無任何不利。在重組時暫不征稅,在重組后資產受讓公司的應稅利潤以重組前存在于目標公司的稅收因素為基礎計算。因此,其政策精神實質是遞延納稅。

           遞延納稅是指納稅主體納稅義務納稅期的遞延。筆者認為,遞延納稅應從資產重組過程中交易各方納稅義務的產生、遞延及最終的實現整個過程來把握。對于股權收購交易而言,被收購企業股東股權轉讓所得應承擔的所得稅納稅義務產生于股權收購交易發生時,遞延于對獲取的收購企業增發的股權持有過程,實現于對獲取的股權最終的轉讓時點;對于收購企業而言也是如此。即對一般性稅務處理方式下股權收購交易的收購企業、被收購企業股東因重組交易產生而應履行的納稅義務予以推遲(也就是暫不確認),其應繳的企業所得稅稅款延期至交易各方未來對取得的股權再轉讓時繳納。遞延納稅只是納稅期的遞延,但不會因此而導致交易各方稅負的增加或減少。

           二、股權收購適用特殊性稅務處理規定下收購方計稅基礎確定存在的問題

           股權收購交易適用特殊性稅務處理規定的必要條件之一是股權支付。根據財稅59號文對股權支付的界定,企業重組中購買、換取資產的一方作為支付對價的股權,包括本企業或其控股企業的股權、股份兩種形式。

           (一)收購方以本企業的股權作為對價收購被收購企業的股權

           這種重組方式從收購企業的角度看,其業務實質就是定向增發、接受投資;對轉讓方(被收購企業股東)來說,其業務實質就是以其持有的被收購企業股權對外投資業務。

           【案例1】B公司以本企業20%的股權(定向增發,公允價3000萬元)作為對價,收購A公司持有的A1公司100%的股權(計稅基礎1000萬元,公允價值3000萬元)A公司和B公司分別作了如下會計處理(單位:萬元,簡略處理):

           A公司:借:長期股權投資—B    3000

           貸:長期股權投資—A1    1000

           投資收益    2000

           B公司:借:長期股權投資—A1    3000

           貸:實收資本    3000

           按照一般性稅務處理規定,A公司要確認2000萬元的股權轉讓所得,B公司取得A1公司股權的計稅基礎可以按3000萬元的公允價值為基礎確認。

           如果該項重組符合特殊性稅務處理的條件,根據59號文規定,A公司可暫不確認股權轉讓所得,其取得B公司股權的計稅基礎以被收購股權——A1公司股權原計稅基礎進行確認 (1000萬元);B公司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按其原計稅基礎進行確認(1000萬元)。相對一般性稅務處理確認股權轉讓所得2000萬元而言,特殊性稅務處理雖然使得被收購企業股東——A公司應納的所得稅稅款得到了遞延,但卻在A、B兩個法人主體中同時得到了確認。也就是說,A公司因資產重組產生的股權轉讓所得不僅在未來轉讓取得的B公司股權時得以實現,還通過重組交易再次在B公司予以體現,而B公司未來轉讓或處置其該項長期股權投資時,還需要再確認一次2000萬元的所得,從而造成了同一經濟行為所產生稅款的重復繳納。收購企業以定向增發股權方式支付股權收購對價,一般性稅務處理方式下是不存在企業所得稅納稅義務的。但是如果選擇特殊性稅務處理,收購企業未來轉讓因重組交易而取得的股權時會產生納稅義務,從而導致收購企業和被收購企業對同一經濟行為的重復納稅。這顯然違背了前面所談到的制定資產重組稅收政策時遵循的“中性原則”。

           (二)收購方以其控股公司的股權作為目標公司的股權

           這種重組方式從重組各方的角度看其實質是股權置換行為,即收購方用控股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權與轉讓方持有的被收購企業(目標公司)的股權相交換。

           【案例2】A公司以其持有的C公司75%的股權(計稅基礎200萬元,公允價值1000萬元)作為對價,收購B公司持有的D公司90%的股權(計稅基礎500萬元,公允價值1000萬元)。A、B公司分別作了如下會計處理(單位萬元,簡略處理):

           A公司:借:長期股權投資—D    1000

           貸:長期股權投資—C    200

           投資收益    800

           B公司:借:長期股權投資—C    1000

           貸:長期股權投資—D    500

            投資收益    500

           按照一般性稅務處理規定,A公司要確認800萬元(1000-200)的股權轉讓所得,其取得D公司股權的計稅基礎可以按1000萬元的公允價值為基礎確認;B公司要確認500萬元(1000-500)的股權轉讓所得,其取得C公司股權的計稅基礎可以按1000萬元的公允價值為基礎確認。

           如果該項重組符合特殊性稅務處理的條件,根據59號文第六條第二款的規定,A、B公司均暫不確認股權轉讓所得,B公司取得C公司股權的計稅基礎按500萬元確定。A公司取得D公司股權的計稅基礎也應以被收購股權的原有計稅基礎500萬元確定。未來A公司處置該部分投資資產時,需要扣除的投資成本就由200萬變成了500萬,稅款按如此規則遞延,必然會造成國家稅款的流失。

           上述案例如果轉換成由B公司以其持有的D公司的股權,收購A公司持有的C公司的股權,得到的結論會恰恰相反,B公司得到C公司股權的計稅基礎要以A公司股權的原計稅基礎(200萬)進行確認,B公司未來處置該部分投資資產時,能夠扣除的投資成本無端的減少了300萬,這樣一來,又給企業造成了損失。

           因此,在收購方以其控股企業股權作為支付對價而又選擇特殊性稅務處理的情況下,對于收購方來說,由于被收購方持有的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不同,會導致收購方未來承擔的所得稅稅負不同。從國家征收的稅款總量考慮,則相應增加或者減少了國家應征收的稅款。

           三、政策建議

           通過以上分析可知,無論是定向增發方式還是股權置換方式,在適用特殊性稅務處理規定下,收購企業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以被收購股權的原有計稅基礎為基礎確定,是導致對同一經濟行為重復征稅或者收購企業稅負增減變化的根本原因。

           筆者認為,政策的制定除了遵循“經濟合理”、“反避稅”及“納稅必要資金”等原則外,還應在遵循企業所得稅法的基本原則和政策精神的前提下,切實體現“稅收中性”原則,避免給企業重組行為造成政策上的障礙。所以,應遵循企業重組“中性化”原則,并按《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一條第二款“通過支付現金以外的方式取得的投資資產,以該資產的公允價值和支付的相關稅費為成本?!币幎w現的原則思路,確定股權收購交易特殊性稅務處理方式下收購方的計稅基礎,以使重組交易確認的稅款在同一法人實體中遞延,真正的做到重組交易各方在稅收上既沒有得到好處、也無任何不利。具體為:

           (一)收購方以本企業的股權作為對價收購被收購企業股權(定向增發)方式下,收購企業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應當以其公允價值為基礎確定。

           按照以上辦法,【案例1】收購方B公司選擇特殊性稅務處理方式下,其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為3000萬元,未來轉讓該股權時負擔的納稅義務與一般性稅務處理方式下相同,其在股權交易中稅收方面既未得到好處,也無任何不利。

           有一種觀點認為,在特殊性稅務處理方式下,收購企業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以其公允價值為基礎確定,必然造成與被收購股權原計稅基礎的不一致,存在著巨大的稅收政策漏洞,會導致避稅行為的泛濫。筆者認為,從遞延納稅的整個過程來看,與一般性稅務處理方式下重組雙方承擔的納稅義務比較,被收購方轉讓股權所得應承擔的納稅義務得到了遞延,而收購方的納稅義務沒有減少、也沒有增加,國家稅收收入在一定時期內保持不變;從被收購企業的納稅角度看,因股權收購交易發生在收購企業與被收購企業股東之間,以公允價為基礎確定收購方計稅基礎,并未改變被收購企業原資產、負債的計稅基礎,也未減少被收購企業相應的納稅義務。因此,收購企業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以其公允價值為基礎確定的辦法,較“以被收購股權的原有計稅基礎確定”更合理,對于可能發生的避稅行為,筆者認為完全可以通過“合理商業目的”的認定予以約束。

           (二)收購方以其控股公司的股權作為對價收購被收購企業的股權(股權置換)方式下,收購企業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應當以其換出股權的原計稅基礎為基礎確定。

           按照以上辦法,【案例2】收購方A公司選擇特殊性稅務處理方式下,其取得D公司股權的計稅基礎以收購企業股權的原有計稅基礎200萬元確定,未來A公司處置該部分投資資產時,需要扣除的投資成本200萬保持不變。對于收購方而言,相應稅款得到了遞延,但重組前后稅負沒有發生變化;對于國家來說,也未增加或減少相應的稅收利益。

           綜上所述,收購企業取得被收購企業股權的計稅基礎以其換出股權的原計稅基礎為基礎確定,一方面與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規定的長期股權投資計稅基礎的確定思路口徑相一致,另一方面充分體現了59號文遞延納稅的政策精神,具有合法性和合理性的特點。

           此文發表于《注冊稅務師》2023年第10期


    国产精品无码Av在线播放_污污视频网站_和艳妇在厨房好爽在线观看
  • <sup id="m0y6u"></sup>